www.64222.com

www.64222.com
2022年9月 www.64222.com > 往期月刊

初雪后,5公里徒步白桦林

作者:长白山www.64222.com国际度假区市场部杨哲 文并摄

为了给今冬新推的徒步穿越项目拍摄前期宣传素材,我在雪后的清晨进入森林。雪季的森林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寂寥。5公里的踏雪徒步,是一曲冬日生命的礼赞。

10月10日上午,长白山喜降初雪。今年的初雪比往年来得晚了一周,却格外大,一下子让滑雪场的雪季变得真实又满怀期待起来。

为了给今冬新推的徒步穿越项目拍摄前期宣传素材,我在雪后的清晨进入森林。

十多年前,这里是当地林业局的林场,现在则是度假区的山地运动公园。夏天,从山地车到森林瑜伽,从飞盘到精致露营,人们在这里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运动。初冬,这里又是另一番场景,映入眼帘的都是秋天的不舍和挽留。

油葵也戴上了高高的帽子,好像森林中列队的精灵。

松鼠比我来得更早,清风吹过,没有留下它的气息,厚厚的积雪却留下了它的足迹。

仔细看,它的双手在这里插进了雪里,想必挺冷,又缩了回去。

它又跑到白芷旁边,嗅了嗅,大概是没有屈原扈江离与辟芷兮,纫秋兰以为佩的不俗情趣,奔着松果继续找寻去了。

不过还是在一棵红松前让我撞了个正着,它匆忙之间躲到树上,毛茸茸的耳朵竖起来,警戒地望着我。据说,松鼠可以听懂鸟儿的鸣叫,来帮助自己了解周围是否有天敌。

继续前行,林子茂密起来,滑雪场的控山水在林中形成了浅浅的小溪。都说白山黑水,当你见过天地全白的时候,就会发现水自然就映成了黑色。

当阔叶树种的叶子都落尽后,属于落叶松的精彩才真正开始,如果从空中看去,秋日的五花山会一片金黄。

夏天经常从这条林间土路骑车经过,但从没觉得臭冷杉和人比起来如此高大。

大雪压折了红松的树冠,也把树顶今年新生的小松塔带了下来。在天然林条件下,红松大约要70年才开始结果,松塔经过两年的孕育才能长成我们吃的松子。当然也能在树下捡到今年结的大松塔,不过还是放在原地留给忙碌的松鼠吧。

除了松鼠,地上还有两只狍子的脚印,细细的脚印,却踩得很深。

顺着脚印前行,遇到很多欧洲荚蒾。在长白山的冬天,还能留着红色果实的,十有八九都是像荚蒾这样的忍冬科植物。

忍冬的果实挺苦,只有缺乏味觉感受器的鸟类才喜欢它。我不确定狍子是否喜欢荚蒾的果子,但是它俩在这里玩了好一会儿,积雪被踩得乱七八糟,甚至还在雪里打滚洗了个雪浴。

白桦木材的抗冲击韧性很高,所以大雪天总是有被压得特别弯的白桦。我和伙伴用木棍敲掉树冠上很多积雪,帮它直起一些身子。

本想悄悄靠近湖边,不料还是惊扰了鸭子。一闪而过,让我毫无准备。

同样让我猝不及防的,还有眼前奔跑过去的一对狍子,它们毫不迟疑,径直奔向对面的森林。

雪季的森林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寂寥。灰雀、黄喉鹀、北红尾鸲、普通鳾,都在实时提醒着我们生命的活力。5公里的徒步,是一曲冬日生命的礼赞。

长白山的冬天,不只有滑雪,还有丰富的雪文化活动,雪地飞盘、雪地摩托、UTV、冬日冰钓、雪屋体验、雪合大战、滑翔伞等,今冬更有白桦林中的踏雪徒步。期待今年冬天大家和我一起,再次访问这片冬日森林。

返回顶部